咸鱼味柚子

绯生(2)

丁……闹钟准时响起男人皱眉,抬眼,一巴掌把闹钟扫向门口。不知道触动了什么机关。门口突然出现了一张大网把闹钟网住。随后,门外传来了一阵不轻不重,不急不缓的脚步声。门被轻轻推开,来人不慌不忙的接住落下来的闹钟。长靴在地上轻轻一磕,大网迅速的收起。
萨博微笑着看向躺在床上有明显的气压的男人。理了理并不存在皱褶的衣袖,轻声说道
特拉法尔加,你昨晚又吃了药,对吧(平时你的力道才没有这么轻)
柔和的声音微微透出一股子冷意。优雅的声调却流露出一丝内抿而浓烈的怒气。
龙桑不是说过不许你再吃那个药的吗?这样子你还怎么接特殊任务,还让我怎么放心的把路……话语再触碰到男人的眼神,又戛然而止那么寂寞,那么克制却又是那么拒绝的眼神。萨博烦躁的压低了帽檐。算了,你休息吧,我会和龙桑说你的特殊任务临时取消。真是的!尽管他很想几拳把躺在床上的这个男人揍趴下。但是。。。。真令火大!!!萨博走出房间,焦躁的整整手套,然后走向自己的办公室,那儿还有一些关于世界政府的报告没有处理完,一想到那些表面干净正义的材料下隐藏着的黑暗,萨博的心就更加的烦躁,至少在他打开房门,面对红衣少年之前的心情是这样。
金发男人难得有些措手不及地迎上了一个拳头,然后顺手一捞,把少年稳稳的抱进怀里,有些无奈地问路飞
你怎么来了?不是打电话跟艾斯说不要让你今天来的吗?
啊?我没听说啊,我早早就出发了。嘻嘻,因为想萨博你了嘛!真是好久不见啊,萨博
……啪!正中红心(?)
博晕乎乎的关上了门什么文件?什么公务,全都抛至脑后,已然不知今夕何夕。于是,在听到自家可爱弟弟一脸委屈的说我饿了的时候,便理所应当的带她去了厨房。于是当天上午,革命军总部就发生了所有饭菜被一只球提前扫荡干净的灵异事件(雾)
吱呀一声,门被慢慢打开,人还未至就有笑声传来。
呵呵,罗君,怎么就那么不冷静呢?
成熟性感的声线夹杂着一丝淡淡的嘲讽。
男人睁开眼,全身的无力感经过了几个小时的休息已经退的差不多了,起身,从床边的架子上拿起一小包黑咖啡豆,慢慢的磨开煮上。修长的双手灵活的操作,惊人的美丽。
煮完,倒好,递给不知何时已经坐在她床边的女人。是的,女人,是那种成熟风韵,能让人一眼就感受到,如同妖艳的曼陀罗一样,越是危险,越是性感。
女人接过咖啡轻轻抿了一口,随后轻声说道
那么罗君能告诉我昨晚还有谁来电话了吗?
妮可当家的,恕我无可奉告。
男人喝一口咖啡,沉默着。
女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就知道是这样,那么我猜猜,看能让你的情绪受到需要用药来压制的只能是唐……
嘭!门被猛的一下撞开,男人立刻横移了一步闪过了男人的熊扑。话题就这么被打断,原本沉闷的空气也轻快了起来。
男人扶了扶额,转身拿出一瓶蜂蜜,扔到男人的身上
说吧贝波,找我有什么事
大概是摔疼了,来人揉揉脑袋坐了起来,竟是只白熊。他憨憨地说道
噢!没有什么事,就是听说大哥身体不舒服就来看看大哥。啊,对不起,区区一只熊居然不自量力的想要关心大哥。
哦对了大哥,乔巴医生让我带了一瓶药水给你说喝了人让你好受一点。顺便说一句,大哥,我不太喜欢这个牌子的蜂蜜,下次能给我带另一个牌子的吗?哦,对不起,区区一只白熊竟然想要要求大哥。
男人接过白熊的来的药水。心里莫名的暖了起来,就算是想到即将面对的噩梦也不是那么令人沉重了。
他走着自己选的路,生死不论。无怨无悔。
可如雨中孤山穿行戚风苦雨,满身泥泞。别人愿意拿手心捂他一下,他只觉熨帖,并不反感。
送走白熊和女人,男人穿好了外出的衣服拿下,挂在床头的长刀,把枪支填满弹药。
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妮可当家那么聪明的女人,一定猜到了什么吧?
男人这么想着。
那么只有早点出发才行。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