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味柚子

绯生(3)

希望
请你不要去的太远
你在我身边
就足以把我欺骗
~~~~摘抄自《朦胧诗精选》
罗慢慢的钻进巷子里,眼前的路是那么的熟悉。熟悉的,让人心里发苦。
巷子不大,窄窄的,七围八绕,不长的路,愣是绕的让人生出一种漫漫长路的错觉来。两边的围墙高高的。细密的石缝里滋生出小小的清青苔。一团一团的聚在一起。
应该是许久无人打理,颜色暗淡的,颜色鲜艳的都挤在了一起,像是墙上开了无数朵‘’流年‘’。因为,再也没有人细心的整理它们了…逝去的人也再也不能回来了…
看到这一幕,尽管在来的路上做了很多的心里建设,但是,令人刻骨铭心的回忆,怎么能就这么被封存,被禁止呢。
罗握紧拳头。
十年未至,竟是满墙的物是人非。
低下头,闭眼默数着步子,强迫自己不要回忆,却在半路停顿了下来。睁开眼,面前是一盏灯,灯座下被人用笔歪歪斜斜的画了一个笑脸。笔触稚嫩,因为时间的流逝已经有些模糊了。看到这个,男人踉跄了一步,心理防线轰然崩塌……
要不是他的判断错误…要不是他的轻信…柯拉桑……克拉桑就不会!
错过了的东西永远无法弥补悔过,从来不曾有用,那些过去会化成一个又一个新的深渊,等他某一天乏力的时候懈怠的时候就一股脑的扑上来,把他拉下去。
疼痛换回了他的意识,男人松开了嘴唇,从怀里拿出药水。将满嘴的苦涩伴随着鲜血咽进了肚子里。
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这么想
继续向前,他走到了路的尽头。眼前眼前出现了一座极为气派的房屋,无论是装修摆设,都不像是一处黄赌毒均沾的场所。
罗嘲讽的勾了勾嘴唇角,打起精神推开了大门。早有人在门口等候着。门口的女人相貌姣好,穿着一身女仆装,嘴里叼着一根烟。
罗停下脚步。
baby.5,多弗朗明哥在哪?女人撇了撇嘴
罗,你可让我好等。快来吧,少主等着见你。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