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味柚子

离别
他默默的看着床上的少年
苍白的脸上浮着一层淡淡的灰…男孩静静的躺着,薄薄的嘴唇毫无血色,几乎全身都插满了管子,这些冰冷的机器冷淡的毫无波动,沉默的维持着男孩一下不如一下那毫无活力的心跳声…
他知道,死神的镰刀此时正悬悬的举在男孩的脖颈处,就差那么一点,只消一根头发丝的距离,那死神的镰刀就会毫不留情呼啸而下,伴随着死亡,带走少年的生命…和灵魂。
然而,那么微小,那么一根头发丝的距离却拖了许久…许久…久到他们都已经疲惫不堪,却还残留着那么一丝丝,细微如尘埃的希望,渺小,却明亮到撑起他活下去的信念…他还存在着那么一丝侥幸,男孩能够活下去,挺过这一段重回人间的路,虽然自己清楚的知道男孩不可能活下去,但在自己真的这么想的时候,他胆怯了,退却了…他不知道自己失去他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就算是比死亡更另他痛苦万分的人间…他也不能就此离去…他答应过男孩…活下去…
也不是没有想过利用自己的能力治好他…虽然那么做的话,他将永远的离开…去另一个感受不到男孩的地方,沉沦在无尽的黑暗里…那会使他痛苦万分,但只要能治好男孩的话…即使如此,他也心甘情愿。但是,男孩拒绝了…他不愿看到因为自己,身边有人丢失生命。那是他一生的伤疤,深深地埋在心里,平时不会显露出来,但如果变得稍微弱一点,胆怯一点,多点遗憾和必死的决心,这道伤疤就会跳出来,张牙舞爪的将他的主人推向死亡的深渊…万劫不复。
但是男人知道,男孩是情愿的…在了却世间俗事,成就自己的梦想之后…他在自由的同时,也无比怀念那早以逝去的亡人…尽管身边有伙伴,有活下去的意义…有他…他也感受不到真正的自由…男人是知道的,那隐藏在伤痕累累的躯壳下面的…是一颗疲惫的心…
他渴望解放,却被羁绊牢牢的拴在人世间,无法脱离…也不是不愿,男孩很享受尘世,他的欢喜,愤怒,忧伤,不甘乃至于自信,都给人一种脚踏实地的感觉…他真真实实的存在着,不是虚无缥缈的梦境,不是自欺欺人的幻影,散发着温暖人心的光芒,让人不由自主的信任他,依靠他,亲近他,无可救药的…喜欢他…
一见面就被他吸引,向往那张笑颜…在联手打败敌人后,一颗心简直挂在了他身上,心里的情绪飞速增长,蔓延…但是,男人清楚的知道…男孩的心里有人了…那位亡人虽然已经死去,但是他所留下来的情绪依旧存在着,随着那道伤疤…紧紧的跟随男孩…除非死亡,否则难以分离……在付出的感情无法得到回应后,男人也曾想过放弃,但当冷静下来后,他无奈的发现,他离开不了男孩…关心他,喜欢他成为了自己的本能…也不是没有挣扎过,但是他挣脱不开…只好妥协,在他身边默默陪伴他,帮助他,看着他的笑颜,心里也会涌上点点满足…能陪伴在他身边…就够了…
…但是现在…陪伴他也成了一件弥足珍贵的事…真是…不甘心啊
其实男人的暗藏的心绪,男孩是知道的,也不是没有感触,这类事物,他虽然分的不太清楚,但是还是能感知道的…也不是没有心动过,但是他觉得…一定还缺少些什么,思前想后…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去爱了,他与他爱的人…只能在地狱相会,但是,他不能…他与尘世的羁绊还牢牢的把他拴在彼岸,无法卸下一身的责任和信念…飘然而去…
如此挣扎了几天后,他突然释然了,只要将自己的信念贯彻,把自己的梦想实现,在所有的一切结束后,在无法反驳的事实发生后…他就可以卸去一身重担,一身牵绊,了无纪念,飘然的越过彼岸,与爱人重逢…他太想念那双温柔而坚定的眼睛了…他无法真正的接受除了那位有着雀斑的英俊男人之外的亲吻…这很对不起喜欢他的救命恩人…他不是不知道…只是,身不由己,男孩认为特拉男他应该爱上的…是另一位良人…而不是他…
付出或发展一段感情对他来说,机会成本实在太高,把自己的生命和另一个人连在一起,那样的牵连应该是用灵魂做粘合剂的…不同于伙伴,不同于爱人…他胆怯了,犹豫而不知何去何从……
这是他一生中第二件迷茫的事…他不知道该如何抉择…是进一步,还是退一步…无法选择…拿不起…放不下…
当知道自己没救了的时候,他没有怎么意外,他自己的身体他知道…不过,在经历了最后一场大战之后他的身体还能撑得再久一点这件事…老实说他很诧异…后来在浅眠中听到特拉男和乔巴的谈话后才知道特拉男在最后一战刚结束后,他重伤昏迷的那段日子里,把一部分的器官换给了他…这让他觉得很不舒服…虽然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就像是一座大山沉甸甸的压在他的心脏上,心脏周围环绕着潺潺细流…一下一下的冲击着,让人心头沉重而酸涩……
他不知道如何回报…不,他其实是知道的,只不过…特拉男要的东西…他不能给…也给不了…这个认知让他消沉了好几天,他已经没有一颗完好的心了…他的心很大也很小…大到可以容纳整片海洋…小到只能容纳一个人的身影…已经有人驻进了他的心…而他们…将在地狱相会
于是…在海贼王Monkey. D. luffy弥留之际,说完他在这个世界上的宣言后…和四皇Trafalgar. D. w iron. Law单独呆了一会儿,没有人知道他们谈了什么…草帽一家只看到特拉男拿着他们船长的草帽…沉默的走了出去…
他们都没有错…爱过了…也平淡了…也许怨恨过…愤怒过……但那些东西都太过浅显了…他们无法穿越死亡…和腐朽…
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玩笑其实就是…在错的时间上遇到了对的人…相互渴望…却无法长久…
The .end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