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味柚子

绯生(4)

多弗朗明哥懒散的窝在沙发上,面前是一叠文件。他随手拿起了一张,漫不经心地浏览着。室内播着来自然人鱼岛乐队的乐曲。乍一看,是一幅无比轻松惬意的画面。然而,从男人墨镜一下投射出来锐利的目光告诉我们事实不是这样。
‘’咚咚‘’
耳边传来敲门声。看来是正主到了呢。
状似愉悦的勾起嘴纯角。然而目光却没有半分笑意。
‘’进来‘’
起身,披上身边的羽毛大衣。
罗走进房间,瞳孔猛地一缩。这个房间的布局他是那么的熟悉。和当年克拉桑房间的布局一模一样。他甚至还习惯性的认为墙角的衣架上还挂着一件黑色羽毛大衣。
然而,那边只有一个空空如也的旧衣架。
这个认知让他不可避免的愤怒了起来。然而,只能隐忍。
多福朗明哥无视了罗手上攥出来的鲜血。双眼透过墨镜,冷冷的看着他。
‘’罗,欢迎回来…呋呋呋呋‘’
狂傲的笑声在房间里回荡。罗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嘴角带起轻蔑的笑。
‘’多弗朗明哥,请你不要误会。我早在当年柯拉桑死的时候就与你们脱离了关系。现在我在革命军工作。我不屑于为你这个人渣做事。‘’
‘’罗!!‘’
身后的女人提高声音想要骂他一句,却被多弗朗明哥挥手止住。退下吧baby.5‘’
话语中带有不容拒绝的威严。女人不甘心的撇了撇嘴。,静静的退后,关上门。
‘’罗~几年不见胆子变大了呢。‘’
男人推推眼镜。
‘’你有什么资格认为你能脱离我的控制?罗~‘’
男人脸上的笑容扩大了些。貌似漫不经心的问到。
‘’你凭什么?‘’
‘’凭柯拉桑希望我自由,希望我脱离你们,希望我…活下来‘’
‘’哼!真是可笑,这算理由吗?柯拉松是我的弟弟,他的生死由我掌控。‘’
罗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怒火,抽出了枪,拿起了长刀。
‘’多弗朗明哥我今天来,就是为了杀了你!‘’
‘’杀了我?‘’
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男人咧嘴笑了起来。
‘’罗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愿意重新加入我们吗?‘’
回答他的是一发袭来的子弹。
‘’看来是不愿意呢,男人偏头躲开。那么,你只能死了。下去陪克拉松吧‘’
气氛紧张了起来。
就在这时,他们听见窗户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一个人影冲了进来。
‘’萨博~~孺软声音。‘’~你在哪?‘’
‘’啊嘞?不在这里吗?‘’
来人抬起纯黑的眸子,有些沮丧的撇撇嘴,环顾四周,像是发现了新大陆
‘’啊!明哥晚上好!上次你提供给我们草帽家的货很不错。娜美叫我说合作愉快。虽然我不太明白货不错在哪里?总之,谢谢你!还有,你看见萨博了吗?我哥哥!‘’来人先是叽叽咕咕了一大堆,然后发现了罗。
‘’哦!还有你。萨博跟我说过几天你应该就是我的导师了。请多指教!…你叫…叫特特特瓦尔?侧拉加?嗯…我想想…对了!特拉男!哈哈,就这么定了!特拉男请多指教。‘’
‘’话说你们在干嘛呀?嘛,反正不关我事,这里真的是一个绝佳的冒险场所啊!嘻嘻,我闻到了冒险的味道!嗯…你们看见萨博的话通知我一声啊!‘’
说完就冲了出去。
留下两个人也没了火气。多弗朗明哥也没有打下的兴致。
‘’就这样,罗,我看你脚步虚浮,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我不屑于欺负弱者,三天后,德雷斯罗萨的角斗场我等着你。‘’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