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味柚子

~~~~~~~~~~~~~~~~~~~~~~~~~~~~~~~~~~~~
绯生 5
男人艰难地倚在长刀上大口的喘气,意识逐渐模糊,眼前一明一暗闪过的,是他与恩人相处的一点一滴,还有那将她推入地狱深渊的事件......那件他亲眼目睹的……摧毁了他的希望的……惨剧

也许是怒到了极点,男人反而笑了起来,明明已经看不清其他的东西,却独独能锁定那高大的……披着粉红色大衣的……恶魔。真是可悲啊……尽管全身的血脉和肌肉已经被自己用特殊手段刺激的更加强大,还在一开始使了阴招弱化了对方,却还是看不见杀死对方的……希望,既然如此,那就同归于尽吧!反正在十年前自己就没有活下去的意义……越发坚定了这个念头,于是用尽最后一丝气力,校准了目标

“伽马刀!”

男人听见了肉体被洞穿的声音。在世界重归于黑暗的时候,他放松地笑了

……终于解脱了,谢谢……坷拉……桑

多弗朗明哥皱起眉头,盯着软倒在地的男人,缓缓的抽出啦,洞穿了身体的长刀,墨镜下的眼神不断闪烁,钢铁与骨头摩擦发出了酸涩的声音,让人听着都感到刺骨的疼痛,然而他的眼睛都不眨一下,仿佛这具伤痕累累的躯体……不是他的。只有身上的汗珠混合着血液一滴滴滚落,留下一道道刺目的痕迹。

偌大的角斗场,此时鸦雀无声好一会儿才突然爆发出热烈的欢呼与掌声,仿佛只是一场尽兴的表演,而不是两个人类……它们的同类的生 死 相 博。

这就是角斗场,一个充满着血腥肮脏与丑恶的地方,是他站在累累白骨上建立起来的。多弗朗明哥勾起了嘴角,这是它的宿命与归所…笑容扩大,这是他和坷拉松曾经想要相信过的人类…终于笑出了声。虽然他一次次地目睹了这样的事实,结果也是他一手促成的,但这样深刻的认识还是第二次……真是久违的感受啊……
“呋呋呋呋呋……”虽然笑着眼底却划过一缕厚重到极致的哀伤与悲凉…

说起来,他看着地上软倒的男人,断断续续轻微到了极点的呼吸声才能证明他还活着,哼了一声,随手甩出的刀丝瞬间杀死了几个想要抬走男人尸体的侍者,真的还得感谢这位“小朋友”呢“呋呋呋呋呋……”让我再一次体会这种心情,你说我该怎么好好感谢你呢,话虽这么说但下手还是迟疑了。你是革命军,又怎么样呢?正义?只有胜者才是正义不是吗?!抬起的手还是缓缓垂下,真是麻烦的小鬼,复抬起手,还是给你点教训,说着,手上的刀丝已经洞穿了男人的腿。

baby.5,送他去革命军基地。路上把他其他的伤弄惨烈一点,让他短时间内不要出来坏事,只是记住一点,我要他活着!明白吗?

~~~~~~~~~~~~~~~~~~

baby.5,开着车,从满脑子:啊!我被需要了的刷屏中回过神来后……默默的看了一眼身后几乎听不见呼吸的,染上血色的男人……
这个人……什么时候才能察觉真相呢?在离开革命军基地,冒着枪林弹雨时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

真是麻烦的世界啊。

评论

热度(5)